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泰安草根篮球大赛 >

卢宁军为何想起了老胡

时间:2019-08-30

  这就是团队的力量在起作用。相信凡是对达喀尔拉力赛了解到人就会品味出老卢所说的深刻含义。对于这一点,郑州日产从决定参加达喀尔比赛时就意识到“团队概念”将是决定胜局的关键。他们充分考虑到比赛瞬息万变的特点,也认识到这是一个并不亚于组织汽车生产时的复杂性和系统性以及不可预测性。但他们心中有底,这就是对“听到、知道、悟道、做到、得到”的整个运作过程的把握,并从“道”和“术”上作了充分的准备。如多方认证参赛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请多次参加达喀尔的冠军车手面授机谋,手把手实地培训车手,确保后援跟进,适应沙漠拉力比赛的环境,还有团队的支持等。今天当这些都被“解密”之后,我们就不难理解“偶然、必然、自然”的底气来自何方。这就是来自于对达喀尔拉力赛的认识和制定战略,严谨而周密的各个环节的可靠保证。所以,老卢的一声感叹也就道出了达喀尔赛事的意义和内涵——它比的是团队的实力,赛的是团队的精神。

  众所周知,老卢是国内对达喀尔赛事最有发言权的车手。他说,“ 帕拉丁车队能够三次参赛三次全部完赛,这里面多亏了老胡盯得紧啊。否则,像去年的周勇就不可能完赛的,多少次他都是靠着 T4 (维修)卡车硬是从困境中救出来的。”但他又说,今年,帕拉丁放弃了出征计划。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很遗憾。

  内行人都清楚,凭帕拉丁三年参赛的经验,要取得达喀尔拉力赛完赛的业绩并不难,但如果再参赛没有新的突破,对于企业来说也就失去了意义。也就是说,对郑州日产而言,现在是完全可以做到完赛的结果,但未必得到理想的目的。他们所要追求的是更高的目标,不仅是对比赛的期望,也是对产品的要求。反映了一个企业锐意进取的精神,清晰的战略定位和目标。郑州日产高层曾对于媒体的质疑明确回答,达喀尔拉力赛将是他们展示企业风采和产品魅力的舞台。

  当今年达喀尔汽车拉力赛赛程过半时,中国两位参赛车手都碰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卢宁军和刘斌都遇到了撞车的麻烦,维修吃紧,人困马乏的“极限”也接踵而至,尤其是在面临绝境之时的无助与恐惧不时袭来。读者和观众已经看到听到不少沮丧和揪心话。尽管车手很努力,但成绩上不去,后劲不足,前景渺茫。资深赛车记者黎明京直言,“中国二将不乐观”。观察人士分析,卢、刘两位不太可能改写周勇和徐浪创下达喀尔拉力赛前 20 名的记录,就老卢而言要想颠覆自己保持的 56 名最好的成绩也很困难。由此,老卢发出感叹,“赛段越残酷我越想老胡(帕拉丁车队领队胡学军)。业内人士也就想起了郭振甫(郑州日产老总)一句很有底气的话, “如果说帕拉丁首次跑完全程是偶然的话,那么,第二次跑完就是必然的,第三次跑完更是自然。”这就难怪周勇和徐浪在做客央视访谈中回忆达喀尔拉力赛时会流露出踏实、轻松、兴奋的神态。

  也许是悟到了真谛。今年帕拉丁宣布不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原因也就不难解释。原因不外乎是缺少争取更好成绩的外部条件和可能性,同时也考虑到所要得到的效果并非是企业达到的目标。这不是出于功利,而是非常理性和负责任的战略决策。厂家一再声明,他们对自己开拓的达喀尔资源不会放弃,而被看作是企业的“文化资本”,找到了产品营销,弘扬企业理念的平台。

  我们看到,帕拉丁虽然今年没有参战,但在整个达喀尔的赛程中人们都在谈论帕拉丁,回忆帕拉丁,并将帕拉丁的经验当作评判赛事的参照依据。实际上帕拉丁的传播效应并不差,反而为全面认识达喀尔拉力赛的价值和意义提供了思考和总结的机会,给人以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彻悟。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言,现在是到了对达喀尔赛事进行理性思考的时候了,而不是单纯的狂热,需要用第三只眼睛看,这才有利于中国车队更自信地走向国际汽车赛台。从这个角度看今年帕拉丁没有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是有道理的,而且颇有启示意义。

  观察人士分析,从车手的角度来看,没有了去年徐浪和周勇的锐气,缺少了团队的概念;而从阵容上来看,也没有去年帕拉丁车队的气势,缺少了团队的精神;在传播上又太弱, 妨碍了前后方的沟通,降低了读者(观众)和车手参与互动的广度和深度。看了老卢的达喀尔专栏(日记),能够感受到他在比较以不同背景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时的感受和体悟,流露出首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感恩和对“幸福时光”的回忆。

  这是老卢的实话。对于他来说,参加这样残酷的比赛,如果没有团队的力量在支撑是很难保证完赛。实际上这已是早就证明的事实。为什么帕拉丁连续三次都能跑完全程,而且一次比一次赛的好呢?应该说老卢的体会是最深的。相比之下,眼下在同样的困难下,如果有团队的支持,包括在精神上的鼓励那就大不相同了。这就难怪老卢说,有老胡在,心里就踏实了。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