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泰安草根篮球大赛 >

F1上海行走进车房亲历F1冠军车队比赛过程是怎样

时间:2019-09-13

  

F1上海行走进车房亲历F1冠军车队比赛过程是怎样的体验_车家号_发现车生活_汽车之家

  周日的内场与周五完全不同,说巨星云集毫不过分,随便走一步就会碰到一个世界冠军,随便望一眼就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到了倍耐力的前台,签了个保险协议,就准备跟着去赛道上体验Hot Laps了,倍耐力那儿停着3款车——迈凯轮570 GT/S,阿斯顿马丁DB11和梅赛德斯AMG GT R,我心想这里头最给劲儿的应该就是原谅色的AMG GT R了吧。 赞助商负责车队的方方面面,燃油、润滑油、车手服装、策略组使用的超级电脑等,都是技术合作的内容——赛车运动,All about team work。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是官方搞的Hot Laps,为啥只有迈凯轮、梅赛德斯、阿斯顿马丁,而没有法拉利呢?因为原厂的法拉利用的不是倍耐力啊! 周六本来没什么观赛计划的,睡了一个早上把三练都错过了,饭后到上赛道看看外场,与几个好朋友见了面,觉得这才是车迷的生活。 周日得到了一个倍耐力Hot laps的机会,再次进到内场。早上赛道外面堵路了,所有司机谈赛道色变,怕查都不敢进赛道,我只好下了地铁直接飞奔到工作区入口,从媒体区的地下通道进到内场,一路跑得喘死了。路上遇到了Sky的解说Ted Kravitz,笑嘻嘻的跟我们说别跑太快啦,别累着。 下午四点由下榻的酒店前往嘉定,途中大概用了两个小时,不过和诸多久违的线上好友聊天显得时光飞逝。到了现场得知梅赛德斯奔驰AMG车队的芬兰车手博塔斯与梅奔的技术总监也会参加本次活动,内心突然激动了起来。 我喜欢汽车,我热爱赛车运动,而我也只是个普通的车迷,能够经历这一切我倍感荣幸。我能够做的就是把这段经历分享出来,让更多热爱汽车、热爱赛车运动的朋友们对F1有更深的了解,希望下次我们继续在现场相见,感谢大家。 下午第二节练习赛时,我们再次来到了梅奔车房。这次是跟车队一起经历比赛,所谓的现场“督战”。车房内有一大排转播屏,我们就坐在椅子上看比赛,这是一场至生难忘的体验。练习赛的前30分钟,带上监听耳机(Bose的降噪真好……一带上什么都听不见了),梅奔的Race Engineer直接对我们进行赛道解说,博塔斯就在面前,汉密尔顿离我就5米远,大概十五分钟后,Toto也出现在了现场。 此时的一练刚刚结束,技师们正在对赛车进行调校,近距离看梅奔的鲨鱼鳍、侧箱、尾翼等,能明显看到一些f-duct和平常不仔细看的小设计,本站鲨鱼鳍上的开口好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引擎散热口。另外我没想到整个车壳那么轻,一个人就可以搬起来。 周六过安检不搜钱包了,但中国人的长旗杆还是被没收了。为什么特别提到“中国人”这三个字,是因为走在外场里看到许多老外拿着长旗杆晃,这可是中国大奖赛,如此区别对待我们的车迷,不知道赛事主办方/安保人员安的什么心。 8点吃完早饭,从酒店前往上海国际赛车场,车队是清一色的黑色奔驰V-Class。到了现场,跟着工作人员进围场,这时一台红色LaFerrari从面前经过,也是一同来观赛的。 我又多了一句嘴:“so what about Bahrain?(巴林站什么情况)”,工程师说当时预计软胎的衰竭期在25到30圈,所以叫博塔斯去追,但没想到维特尔撑了39圈……这让整个梅奔都很吃惊。 周五在微博上看到了令我很气愤的事儿。上赛道今年的安保对车迷们非常不友好,安检翻钱包,没收旗杆,保安在看台上骂女车迷,我真的很气愤。 到了梅奔车房,自由参观的时间到了。但FOM有规定,在pitlane不允许录像,并且梅奔也要求在车房内不准照相,所以我只有站在外面拍了几张。 参观结束后,工程师问我们还有什么问题,我想不出来了,但同行的一个阿姨丢出了一个黄金问题“how much is that car?”,我们都笑,工程师也笑,因为他也给不出具体的价格,只是说nico的那个方向盘大概值5万英镑,听到这儿拿着方向盘的我手一抖,差点儿没摔了。 到了梅奔的Club,看到了刚才那位LaFerrari的车主,是汉密尔顿的铁杆车迷(车也是汉密尔顿同款啊哈哈),两位解说正在为观众们解说练习赛,不一会儿梅奔的一位engineer上来示意我们进行pitlane walkout,我就收拾收拾激动的心情准备参观。 进梅奔车房后,真正的tour开始了,虽然不能拍摄,但我记得非常清楚(我甚至记得裸露的M09 EQ里面写的10873的标号= =),engineer介绍的东西都比较基础,比方说每个车组20套轮胎的选择,三套动力单元库存,50多公斤的赛车底板的作用(包括我还问了下那个skid board的真空区域到底如何运作)。到了轮胎储藏室(上赛道每个车队有三个车房,每个车组一个,多出来的那个就是用于存储轮胎的),房间里很热,几个加热毯都在工作,其余轮胎都整齐的摆在地上,轮胎也很轻,用手能直接感受出配方的软硬。 走在发车直道上,又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Mike Shinoda,Linkin Park/Fort Minor的Rapper!哇竟然能在这儿看到偶像,实在太幸运了!更有趣的是,我果真体验的是那台原谅色的AMG GT R,而且和Mike坐同一辆车! 车手们与工程师的通话直接连接到我们的耳机里,坐进赛车前汉密尔顿询问工程师Track condition是否和FP1一样,工程师说是。博塔斯向工程师询问定风翼的角度调整。观赛过程仍然是不允许拍照的,但还是能够更直观的了解F1车队的比赛过程,尤其是有很多通过转播难以了解到的细节。车手与工程师的沟通比转播上的更频繁,用户口碑好到爆棚长安CS95靠什么威压同级,车手会对前后的赛车进行了解,比方说“Hartley plus 3, Raikkonen down 2.4”等等,目前在耳机里听到的“Valtteri is on Raikkonen,Lewis is on Vettel……” 发布会结束后,我们一同进行了晚宴。在餐桌边与很多媒体老师进行了交流。结束后想等等汉密尔顿,结果别人告诉我汉密尔顿满世界藏礼物去了。 戴上头盔,等Mike兜完一圈后,该我了。打开车门,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哈哈哈,是周五见过面的George Russell!他也认出我来了,把我高兴的,FOM的人跟我讲不准录像。等她关上门后,George跟我说,你能拍就使劲拍,不过待会儿跑起来,你怕是拿不住手机的哦。 弹指一挥间,上赛道与F1这项全球盛名的顶级赛事结缘已有15个年头,这15年间我们见证了太多在赛场内外发生的点点滴滴,由于F1的到来,每年四月的上海成为了全国车迷的狂欢节,各大阵营的支持者从四面八方赶来,以车结缘,以车会友,我有幸成为了这数十万人中的一员,与你们同行,我感到莫大的荣幸。 这位GP3冠军开的真猛,每个弯道都是甩着进去的,而且控制非常精准,在连续弯中的切线令人吃惊。到了最长的那条直路的45度右弯结束后,他跟我讲你想要多快,我说你能开多快就开多快!结果他刷一下跑到了285+,惊魂未定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倒数第二个弯就被甩在脑后了。 中午回VIP区就餐,刚过门禁,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我纳闷儿这谁啊,定眼一看,原来是头哥,哈哈。往前走了两步经过红牛的Club,霍纳径直往我们这儿走来,我大叫了一句“Chris!”,他笑了笑走开了。后来,听说法拉利的试车手Marc Gene也过来了,不过没人认识(喂!人家好歹也是个勒芒冠军啊!给点面子好不好)。过会儿梅奔的试车手,也是去年的GP3冠军George Russell来到VIP室接受采访,小哥真帅,之后跟他聊了一会儿,性格非常好,祝他在F2取得好成绩,早日晋升F1! 进了围场,总算感受到了F1的戒备森严,才50米不到就三道坎(安检)——进口一道坎,进门一道坎,上楼一道坎,然后各个Paddock Club中间还是堵住的,还得过一道坎。费了不少劲儿才到了梅奔的VIP厅(因为去年梅奔年终车队积分最高,所以在最里面,法拉利第二,然后以此类推)。 之后在围场内待了一会儿,各位通过图片感受一下(我是亲眼看见普罗斯特和Dr.Marko在交谈,把我激动坏了)。 如果赛事组织者对车迷不友好,那么对赞助商、VIP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再好都是无用功——因为车迷才是让赛事生存的源动力。 见面会开始,博塔斯进场,就坐在我正前方。近距离看这位芬兰车手——非常“老实”且平易近人。会上日方的大佬简述了爱普生与梅奔车队的合作,从中了解到目前赛车赞助的形式转变——由资本赞助转向技术合作。如今越来越多的赞助商与车队不单单是资本上的支持,更多的是双方的研发合作,爱普生为梅奔车队的工程中心提供打印设备,进站标牌甚至是赛车涂装。 但现场的车迷还是很热情的,有这么一场车界盛会,四面八方的朋友到赶来参与。周六排位赛法拉利表现十分强势,不禁让人想起了十多年前的舒马赫时代。话还是那句话,领先集团的差距越近,比赛观赏性越强,车迷的追捧度也就越高。 离开围场后,坐上主看台,等待正赛的来临。这是我印象中最精彩的一场中国大奖赛,有激动、有气愤,有幸运、有悲伤,里卡多的夺冠,让这次中国大奖赛有了更多的谈资。 我问了一句“whats the lap time difference between those compounds?(这些轮胎之间的圈速差距如何)”,工程师说目前还不能给出每两种配方之间具体的数据,但最硬的轮胎与最软的轮胎正常工作的圈速差距是3秒,所以每种轮胎之间的差距大概是半秒吧。 4月12日清晨,我难掩心中的激动,起了个大早,行李收拾完毕后前往机场由包头飞向了上海浦东。星期四晚间在嘉定喜来登有一场由爱普生与梅赛德斯奔驰AMG车队联合举办的见面活动,我有幸受邀作为媒体以见证。 过了地下通道,看到了雷诺的一个展厅。我看出那台雷诺F1是普罗斯特1983年的座驾——RE40,但不知道旁边那台概念车叫什么(后来了解到是概念车R.S. 2017),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四冠王普罗斯特这次与雷诺一同来到了上海,又把我已然很高涨的情绪激发了不少。 整个周五两节练习赛,都在梅赛德斯AMG车队的Paddock Club与车房中度过,近距离体验了这支冠军车队的比赛过程(如果您不是F1车迷的话,可以理解为作为一个湖人球迷,跑到更衣室或是饮水机旁)。 今年自由媒体为了宣传中国站15周年,特地在静安嘉里中心举办了喜力F1嘉年华,有大咖助阵,看完排位赛我就赶过去了,虽然有些小雨,但氛围很好。我们去得早,抢了个第一排的C位,从5点一直看到10点结束,有几个国外的DJ、中国的电子摇滚乐队Nova Heart以及最后的大咖张韶涵。 梅奔的engineer拿出了一块方向盘,Nico Rosberg 2016年用的,很轻,上面还贴着当年各时段的处理措施(那几年FIA禁止车队与车手使用team order,车手们取而代之采用了这种方法),此时身边的爱普生人员自豪的说,“看,这小条当年就是我打的。” 很久没有写过游记了,自从上次在雪邦现场看完最后一场马来西亚大奖赛后就没再临现场看过F1。自由媒体集团接手F1赛事后,2018赛季的F1对于我来说是全新的,而今年的上海之旅有幸能够与诸多久违的好友相会,进到内场,与各界名流、世界冠军同行,走进车房,亲身经历F1冠军车队的比赛过程,都是我作为一个车迷感到至生难忘的事,而我也将自己的所闻所感整理出来,与各位朋友分享。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hot lap结束了,临走前祝福George在F2中好好表现。 提问结束后私底下我还跟博塔斯聊了几句,问他这周的目标是什么,他很坚定的说“冠军”。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